teensexonline.com

爱情已逝,旧物尚存:《前男友大出清》

 

文|Haley McGee

译|陈芙阳

  但今天不行,因为今天是混音带唯一有空跟我聊聊的日子。他回覆我Instagram的讯息说,这个方案听起来像是一个「酷点子」,但是伦敦和他目前居住的波哥大之间的时差让行程安排变得棘手。

  我从书架底下拖出纳维德古老的手提录放音机,插上插头,然後在十七岁之後第一次聆听这初恋送给我的混音带。第一首曲子是Tabitha’s Secret带有回声的现场收音歌曲「损失、压力和蝴蝶」。当我听到歌词唱到「我在寻找一个可以紧附的灵魂/女孩,你对此有什麽想法」,我立刻回想起第一次聆听它的欢欣心情,以及热爱这混音带的那种至高无上、毫不掩饰的纯粹。成为某个人的女孩、属於某个人的观念,现在和我的女权主义及争取自主权的需求相抵触,但当时却让我内心充满快乐。

  我十六岁时,和混音带约会刚好快满一年。那年夏天,我们一小群人在我的家乡兴奋地四处游荡,或者走路,或者搭地方公车,我们都还没开始工作或开车。我的老家在奇基纳─滑铁卢,这是一个中型大学城,在多伦多以西,距离多伦多约九十分钟车程。认识混音带时,他戴着牙套,穿着夏威夷衫搭配篮球短裤;还不知道怎麽挺起新增加的身高和突然变宽的肩膀,姿态显得没精打彩,本人却极具魅力。我神魂颠倒,只想接近他健硕的细长身躯,缠上他瘦长的双手双脚。

  我对他的迷恋源自於我们漫无目标的白天,以及喝醉交朋友的迷人夜晚。在八月,我们搭巴士到多伦多参观加拿大国家博览会──这是一个包括飞行表演、游乐园设施和企业贸易大会的巨型市集。

  当我们搭乘摇摇乐,进入一个子弹形状的炎热金属座舱时,他的脚擦过我的脚。一股活力贯穿了我,尽管我在搭乘设施期间放声尖叫,但我回应的是这种颤栗的火花。

  在那天晚上返家的巴士上,我们互相刺探透露对彼此的感情。

  「我讨厌最後留在朋友区。」他说。

  「我也是。」我赞同。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,在奇基纳终点站走下灰狗巴士时,我们两人都心知肚明。

  初吻发生在他爸妈家地下室,当时我们躺在破旧的棕色沙发,套着袜子的双脚纠缠在一起地「看电影」。当然,我们一些同辈朋友开始发生性关系,而我们两人以前都有过亲吻的经验。我们两人都有过各种三星期或甚至三个月的交往关系,但这次似乎不太一样。接吻象徵跨过一道门槛,从柏拉图式到浪漫爱情,同时进入直到死亡方休的关系。我们都很害怕,他挪动身子来到我上方,我们紧张的双唇接触。没多久,他的舌头就伸进我的嘴里,僵硬地搅动。他支撑自己体重的手臂开始颤抖,我可以闻到他面疱遮瑕药膏的气味。

  这是个笨拙又充满努力的亲吻。当时我的脑海一直环绕一个想法:我这辈子都不能再这样接吻了。不是他必须增进技巧,就是我得另找他人。

  但我不想找别人,我尝试以我的亲吻示范想要怎麽被吻。结果造成脸颊皲裂,我们两人都大口喘息,然而我们都坚持下去。

  我们的初吻是在秋天;到了春天,他第一次触摸我的阴道,我们是失去童真之旅的副驾驶员。分发到这麽无聊的爱情故事,让我有点沮丧。我原本预期在二十多岁期间多交一些男朋友,但能够这麽早找到命定之人的巨大意外收获,错过各种情人似乎只是一个小小代价。随着我们涉猎更多身体地形,我想要他更多的爱情和忠诚。然而,我认为他想要跟更多对象得到更多经验。

  第四首曲子到来,播放出裸体淑女乐团(Barenaked Ladies)的「布莱恩威尔森」,而通话的时间到了。我已经随意化好妆,并且把音乐卡匣盒和提问清单放在笔电旁边。

  混音带在他家客厅和我Skype,他太太则在厨房从头制作千层面,他们拥有一个开放空间概念的家。

  在十五分钟内,我们聊了彼此这十六年来的事。他提醒我,那录音带是礼物,但没有特别缘由,就是想给。他用了很多心思在随後要接什麽曲子,以及各种音乐间的关系是如何传达重大意义。他当时一直很迷《失恋排行榜》这部电影,相信混音带是一种意味深长的意思。

  提到那部电影,我想起约翰库萨克的角色其中有一场独白,是评论其女友高切式内裤的象徵本质,这个场景促使我到百货公司购买自己的白色棉质内裤。这件事是要向混音带证明,我喜欢他喜欢的东西;在我们明显开始有所隔阂时,我们仍然有共通点。还有什麽比朝着对你性趣减少的伴侣,卖弄新内裤更令人沮丧的事?我在笔记本上写下白色内裤,然後把注意力拉回他现在说的事。

  尽管录音带本身实体是偷自他爸妈的收藏品,再录制覆盖了一个广播剧的录音,他强调在历史上那个时期,要花好几小时才能制作一个混音带。非法下载每一首歌曲,再烧进光碟片,这是常发生问题的过程,因为电脑经常在中途当机。然後,他必须使用光碟和卡带兼具的手提录放音机,把音乐转录到卡带,并且在中间暂停录制他的评论音频。我写下可能冒着坐牢的风险,因为当时可是Napster取缔时期。在他身後,他太太把新鲜面皮放到木制晾衣架上。

  我念曲目给他听,他已完全忘记曲目以及他书写的说明文字。他喘息的笑声卡在喉咙,最後带出清楚的字眼「对」,然後是「我的天」。当他的iPad快没电时,他上楼去拿电源线。在前往书房途中,他轻声说话,并翻转相机镜头让我看到他睡在婴儿床里的双胞胎。他插上iPad电源,继续留在书房。

  离开混音带本身的具体领域,我提出和方案前提相关的问题。「我们的关系对你最大的得与失是什麽?」

  他从「得到」开始,举出「有太多的第一次」。我早已决定不要在十七岁前失去童贞,他从未强迫我这件事。我们没有谈论我们不曾有过插入性性爱的事实,但我心中惦念着,这是其中一个我们并未共同打造的「第一次」。

  「至於失去。」他说:「我想,失去纯真的感觉。」

  我同意。

  「呃,对,但对我来说,更……呃。」他提高音量,回头探看。「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认为自己是非常正直的人,然後我,呃……」在继续往下说时,他用指甲搔挠毛衣上像是呕吐物的东西。「我处理我们分手的方式,让我了解到自己和别人一样,只是一个烂人。」

  「可你不就是喜欢别人?」

  他叹息。

  「你做了!」我几乎高兴地呼喊。

  「对,我做了,但我当时说我没有,而──」他再次回头探看──「那次分手是我为人所做过最卑劣的事情之一,我对此真的一直感到很难过。」

  「哦,你被赦免了。」我的声音有点太过大声,有点太像演员的声音。

  「不,不,这不是──」他摇摇头。

  我注意到混音带的发际线有多麽後退,以及刻划在他额头的深深线条。他看起来很疲惫;肩膀在这十六年来也从耳朵宽度往外滑落;看起来就像他爸爸。

  混音带问说什麽时候可以看到这个表演,我半是谎称加拿大的演出日期仍有待决定。我已写信给多伦多几家剧场,但目前都尚未确认;南美洲方面则毫无计画。

  我说:「享受你的千层面和双胞胎吧。」

  他大笑,声音尖锐嘶哑,然後向我敬礼。

  我阖上笔电,墙壁另一头嗡嗡的电视声让我镇静下来。我动也不动地坐着,心中震惊不已,满脸泛红。我想要外出,我应该仔细作笔记,把资料输进试算表,但我却在满满的衣柜中翻找,找寻我从加拿大带过来的青少年日志。

  我得意洋洋地翻开一本满是杂志剪贴的厚厚笔记本,读了起来:

  混音带有了另一个女朋友。已有足够的线索和迹象。我知道他有。我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骗自己没有任何意义,显然不管我们曾经有过什麽,都不是爱情。你(身为青少年)认为这阶段是爱情;然而,它不是。

  我希望他像我关心他那样关心我,我恨我还在恨他!

  总之,还是有好处的。

  我不浪费我的时间和他通电话。

  他不在身边让我感觉情绪恶劣、内疚,让我觉得自己是如此好妒的人,而明明我直觉地清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。他试着让我相信我只是善妒和多疑,真让我气炸了。

  他学校成绩不及格,也喝很多酒。我希望他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。不,我不想要他死,这样说太可怕了。我只希望他被警察抓走!被收取严重罚金!他的爸妈对他非常生气。我希望他无处可去!我恨他伤害我。

  我不是坏人,我不是坏人。

  我很难过。

  哦,亲爱的,为这混蛋浪费的纸够多了!我知道自己正在学习假以时日我就会了解到的事。

  爱你的海莉

  我早就设法忘怀在我们分手的那个晚上,我哭倒在爸妈房间外头的事。我妈妈下床,弯腰到地板摇着我。她说:「如果我可以承受你的痛苦,我一定会。」我早已忘记这所有一切,但他没有。他在十六年後坦白招认,我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(本文为《前男友大出清:爱情已逝,旧物尚存,那些我谈过的恋爱,一件不留!》部分书摘)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前男友大出清:爱情已逝,旧物尚存,那些我谈过的恋爱,一件不留!》 The Ex-Boyfriend Yard Sale

作者:Haley McGee

出版:平安文化

日期:2022

[TAAZE] [博客来]

gateio排名多少

spot_img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